陕西晋城炒股开户

第四百九十三章

介绍:本书简介书名:位面之仙食作者:未渴推荐:荐票推荐书签:加入书签举报:

   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ebscn77.cn提供的全本小说 - 《位面之仙食》 第四百九十三章
    “老师?”第一排的班长提醒道。

    严父深吸了两口气,才平复过来道:“大家坐吧。”

    趁着坐下时的动静,严舒声跟严母道:“你看,爸爸都看愣了。”

    严母一脸担忧:“他不会生气吧?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不会。”严舒斩钉截铁道,“男人嘛,多少都有点怜香惜玉的心,哪里舍得斥责大美人?”

    “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同学,既然是来旁听的,就要遵守课堂秩序!”

    严父锐利的目光看过来,然后其他饶目光也看了过来,如果目光有形的话,现在她绝对是个针扎的刺猬。

    上课时间宝贵,严父没打算在严舒身上停留太多时间,很快又回到了课本郑

    严父的这一堂课,除了有本专业的学生外,还有其他专业的学生,不大的一间教室里,上座率有四五成,大多集聚在前边认真听讲,和他们相比,严舒和严母简直是来打酱油的。

    严母还好点,这么多年学习的知识还在脑子里,只要稍稍一回忆,便能跟上上课的速度,严舒就成了听书的,望着黑板,不一会儿就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来也奇怪,作为一个不需要睡眠的修士,为什么一上物理课,她的身体就自动进入睡眠状态?

    严舒不太明白,也没打算明白,只要睡得香,五十分钟并不难过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叫一位同学回答问题……”严父目光在教室里转了一周,立刻有捧场的学生举起了手,不过这些人他都不准备叫,他的目光在最后一排角落里顿住,严母目光清明,正抬头望着他,恍惚间,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上研究生的时候,那时候,严母也是坐在最后一排,用一双清凌凌的眸子盯着自己,带着些清高和女孩儿的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老师?”前排的班长又来提醒。

    严父目光一转,盯着严母旁边的后脑勺,一阵火气,不用,这主意绝对是这丫头片子出的,还敢在他的课堂上,明目张胆睡觉?!

    一只粉笔头飞过去,正中严舒脑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教室里爆发一阵愉快的笑声,b大里都是学神、学霸级别,自从高中毕业,他们就再也没见过别人出这种丑了,冷不丁一见,还真有些怀念。

    严母也挺尴尬的,自己女儿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丑,她面子上也过意不去,偷偷用手肘碰了碰严舒,声道:“醒醒,醒醒!”

    严舒嘤咛一声,睡眼稀松地爬起来,张嘴就道:“下课了?”

    “噗!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上了十六年学,严舒立刻明白了现在的状况,欲哭无泪,也不知道该恨出主意的严文嘉,还是故意刁难的严父。

    “就你吧,来回答一下这道题。”严父在ppt上一指,冲着严舒点点头道。

    严舒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的,她连题目都看不懂。

    “选c。”严母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严舒浑浑噩噩跟着:“选c。”

    严父道:“那你一下其他三个选项错在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严舒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人生中最漫长的三十秒过后,严父终于大发慈悲道:“那就让给你通风报信的同桌来回答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严舒立刻坐回位置上,将存在感降到最低,听严母条理清晰地讲解每一个选项的错误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等严母完,严父微微点头,嘴角也露出一点笑意,他的目光没在严母身上多做停留,立刻扫视学生:“还有没听懂的吗?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上完一节课,严舒和严母准备离开时,严父道:“你们两个去办公室等着。”完,他才开始给学生们答疑。

    严舒撇撇嘴,吐槽道:“我完了,不知道他会怎么折磨我。不会让我学物理吧?”

    严母忍不住吐槽道:“那是在折磨他自己。”

    严舒吐了吐舌头,余光里瞟见卢月排队要问问题,赶忙道:“咱们先别去办公室,往这等一会儿吧,我突然想学物理了,要请教别人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不如……”严母还没完,严舒就抱着书冲向了讲台,她默默补充完,“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同学,请问你是哪个学院的?方便我们留个黄金配资 方式吗?”这时候,有男生走过来,期期艾艾道。

    “我?”严母惊讶地指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啊,你别误会,我就是看你挺喜欢上这门课的,女生喜欢上这课的可不多见,我寻思着以后有课我给你发地址和时间,也省的你再费心去问。”

    严母笑着拒绝:“不用了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不要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严父一抬头,正好看见最后一排,严母身边围了几个男生,而且像聊得很开心似的,心中一股无名火起。

    严舒呢?

    他往旁边一看,严舒已经缠上了卢月,正笑眯眯跟她聊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严父感觉整个家都似乎乱套了。

    在卢月看来,严舒简直是最精明的绿茶婊,擅长于阴阳怪气和装蒜,明明两个人互相看对方不待见,偏生还要装出一副亲近的模样,简直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一句“我上课有许多听不懂,能不能教教我?”让她彻底绊住脚,压根没办法靠近老师,还得装样子应付严舒,卢月都快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可严舒毕竟是老师的孩子,如果和她在教室里闹不痛快,严父一定会对自己有微词。

    没办法,卢月只有捏着鼻子硬忍下来,柔声道:“你哪里不懂呢?”

    严舒坐在椅子上,把书从序言摊开,无辜道:“从这里就不懂了呢。”

    她的一点也不假,序言开始,她就跟听书似的了,不,准确来,从初中物理第一章节,她就已经懵懵懂懂了。

    卢月一看书,只能温柔道:“可能你的基础不太好,不如我给你推荐几本科普类的读物,由浅入深开始读?”

    “行了!你瞧瞧你们问的这些问题,回去仔细想想,不会的给我发邮件!”课桌上,严父终于忍不下去了,他余光里已经看见严母把黄金配资 方式给了别人,干脆书本一合,道:“刚刚那两位,跟我去办公室!”

    严舒慢悠悠站起来,对卢月道:“真的很喜欢跟你聊呢,可惜我要去老师办公室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卢月心再见希望你叫我妈妈,也笑道:“再见,以后聊。”

陕西晋城炒股开户    卢月一看书,只能温柔道:“可能你的基础不太好,不如我给你推荐几本科普类的读物,由浅入深开始读?”

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