陕西晋城炒股开户

第四百五十五章 与民争利催商税(第四更)

介绍:本书简介书名:带着系统来大唐作者:农家一锅出推荐:荐票推荐书签:加入书签举报:

   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ebscn77.cn提供的全本小说 - 《带着系统来大唐》 第四百五十五章 与民争利催商税(第四更)
    “长孙巡察使、长孙巡察使,醒醒,不好了,长孙巡察使不行了,快来人救命啊。”

    长孙昕倒了,在报纸的广告位置处看到李家庄子高价收购阴沉木的时候倒的。

    小厮喊着,一群人围过来,各种敲打、各种掐,最后心肺复苏。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,欺人太甚。”长孙昕苏醒过来的时候嘴里就嘟囔着这一句。

    早饭显然不能继续吃下去,长孙昕的人把他给抬回院子。

    “把,把关小潭,叫,叫来。”长孙昕坐在椅子上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小厮跑去找关小潭,出大事了。

    长孙昕等,还未等到关小潭,卖他木头的商人寻过来。

    “长孙巡察使,前些时日,我卖你的那一批木头错了,里面有的木头是我要送到庙里的。

    今天一查,才知道,居然混到了檀香木中,哎呀,那东西你拿着没用。

    这样,我给你两倍的檀香木,把那批拿错的木头……”

    木材商人一脸抱歉又带着献媚的表情与长孙昕说。

    “打出去,把他给我打出去,快,打断他的腿。”

    长孙昕没等商人把话说完,便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商人转身嗖嗖嗖跑了。

    边跑边喊:“长孙巡察使,确实是拿错了,那木头你留着没用,你好好想想,哎呦,真打呀……”

    商人跑掉,关小潭来了,带着八个人过来。

    “长孙巡察使,你找我?”关小潭一脸疑惑的表情,问。

    “小潭啊,昨天的木头哇,卖错了,我要卖给你的是檀香木,对不?”长孙昕喝口水缓缓。

    “是一批木头,什么都有,买卖契上写了。”关小潭纠正长孙昕的错误说法。

    昨天长孙昕写文契的时候怕关小潭找回来,故意没写檀香木,而是一批木材。

    今天他后悔了,不管李家庄子为什么要大量收,阴沉木的价格一定会涨。

    手头上有阴沉木的会跑到李家庄子问价,然后确定从别处收购的价钱。

    “小潭,你看这样,我用二倍的价钱买回来,如何?”长孙昕退而求其次。

    “长孙巡察使,我家东主看到那些木头后,说我办事得力,赏赐我一百缗。”关小潭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长孙昕心一抽抽,差点又晕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赏赐一个人就一百缗,那批阴沉木会值多少钱?天啊!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长孙昕坐在那里发起呆,连关小潭什么时候告辞离开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足足两刻钟,他被小妾给呼唤回魂儿。

    又喝几口茶水,他抿着嘴琢磨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我吃亏,朝廷给的回书已经到了,可以把蓝田县当试点收商税,开始收,去找他们查账。”

    长孙昕为了钱,顾不得其他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他带着他上书后给的回文,去找县令。

    县令看到,让长孙昕给写一个公文,然后盖印,蓝田县开始收商税。

    商税可不仅仅是采石头的,包括了酒店、茶馆。

    只要经营达到一定规模的,全收,三十税一、二十税一、十税一,不等。

    如采石头的,就属于十税一。

    醉仙居这种,二十税一。

    其他的酒肆、茶馆,三十税一。

    摆摊的不收钱、挑担子卖东西的也不收。

    衙门里的人出去,挨个地方走,告诉一声,从八月一日开始,收税了。

    账需要重新好好记,不然查出来就使劲罚。

    蓝田县的百姓得知情况愕然。

    “收税了,收的是商税,不是人头税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税一多不多?”

    “毛利就多呗,纯利就少,他们按照毛利收。”

    “商家的日子不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长孙巡察使要求收的,他一定有考虑。”

    百姓们纷纷议论,看热闹的心态。

    商人们不干了,以前不用交钱,凭什么别处不交,就我们蓝田县交?

    找人,在朝堂上解决,找御史台的人,谁认识?

    七月二十日一早,一大群御史台的御史把长孙昕拿出来说,说他私设名目、与民争利。

    还有说他戕害百姓,会引起地方混乱。

    李隆基听着,不表态,他早知道情况会如此。

    一群臣子啊,与商贾有黄金配资 的,自己家作买卖的,家族中有买卖的……

    一旦蓝田县收税,等着没什么事情之后,其他的地方學着收,就收到了他们的头上。

    谁愿意把属于自己的钱交给朝廷?

    问题是不收商税,只收农税,种田的人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李隆基思忖着,御史台的人终于弹劾完,等待。

    “此事再议。”李隆基给出四个字,根本没提要撤消收税的事情。

    姚崇立即出声:“铁勒思结姓,磨散都督,率部南迁,欲降大唐。臣以为,当封官而使其还。”

    话题转移了,从内部的事情转到外部。

    铁勒部族一共有九个姓氏,思结是个姓,却不属于铁勒九姓之一,是九姓中的外姓。

    里面有个人叫磨散,他带着族人过来投降,他到了长安。

    如果大唐愿意,他和他的族人就进到大唐配资公司 。

    姚崇的意思是给封个官,然后让他回去。

    这帮人靠不住,今天投降了,明天可能就出事儿。

    他们为什么要投降呢?因为张孝嵩正在帮拔汗那国打阿了达。

    阿了达是吐蕃和大食人联合起来推出的一个西域地方的王。

    阿了达先去打的拔汗那国,拔汗那国年年给大唐进贡,还派人来问候。

    他被打了,就向大唐求救。

    这个得救啊,不救人家平时白过来朝贡了?

    张孝嵩带着兵去了,一路杀呀,遇到一个城就收拾一个城。

    打到现在还没打完呢,按照历史上来讲,要打到十一月份。

    最后把阿了达给打得跑进山里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战果是打下了好几百个城,屠了三个城,阿了达身边都没什么人了。

    张孝嵩一顿打,其他人害怕,之前的十姓,和现在的思结姓,全是被吓的。

    大唐不需要他们的兵在边境帮大唐打,如果依赖他们,大唐的兵就会没有危机感。

    一投降了,就给个官,意思是没事儿,放心,不打你,回去吧。

    这等小事用不着李隆基操心,一个部族那么点人,说打大唐就能打。

    打吐蕃费劲,打他们容易。

    等着晚上李隆基回庄子,对李易说起长孙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听说朝堂上,许多御史台的人弹劾长孙昕,说他与民争利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事,他们折腾不起来。土地兼并也无妨,还有招应对。”

    李易对此不担忧。

陕西晋城炒股开户    土地兼并难道就能跑了?该交钱照样得交上来。

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